江夙煜

你我皆浮江海间。


我偏爱电影。
我偏爱猫。
我偏爱华尔塔河沿岸的橡树。
我偏爱狄更斯胜过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我偏爱我对人群的喜欢
胜过我对人类的爱。
我偏爱在手边摆放针线,以备不时之需。
我偏爱绿色。
我偏爱不把一切
都归咎于理性的想法。
我偏爱例外。
我偏爱及早离去。
我偏爱和医生聊些别的话题。
我偏爱线条细致的老式插画。
我偏爱写诗的荒谬
胜过不写诗的荒谬。

“秋朝逢夏夜,枯枝生春木,等到你微笑流露,连冬雪都变得模糊,你闪烁一下,我的世界火花飞舞。”

地平线上明灭的光,在漫漫长夜指引征途的前方,瞳孔中央折射的光,把春来秋往装进心里去珍藏。

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 宝马雕车香满路。 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 蛾儿雪柳黄金缕。笑语盈盈暗香去。 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。 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辛弃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