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夙煜

你我皆浮江海间。

轩离。烟波浩渺01

金子轩视角,私设有,ooc归我。

出自名门世家,性子未免傲气些。额间一点丹砂,穿着讲究细绣金星雪浪。对云梦江氏素无好感,早不惯魏无羡为人处事。
家风本就矜傲,婚事定要为心中所念,定要娶那倾国倾城之美人才配罢。可未曾所想,家母却擅自定下此门婚约,实是极其不满。
自小便去见过所谓未婚妻,隐约记得那日微风习习,好不惬意。可转念一想此行目的,不免扰了兴致。

稍蹙眉梢,环视莲花坞一圈。
莲花开得正好时。莲蓬成簇,青葱繁茂。而那莲花开得粉嫩柔弱,恰似应了那句

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

听闻母亲唤名,踱步上前保持良好家教。心中虽不屑一顾,但好奇心却驱使前去会一会她。
初见,为保持风度便稍作打量。

“非有沉鱼落雁之容,亦非闭月羞花之貌,然不施粉黛,自有清新气度淡雅风韵。”
印象便大抵如此。
非是惊艳类型,却莫名使人心旷神怡。只见她浅笑盈盈,眸中漾出点儿灿烂。忙移了目光,定志不移。

虽并未交谈过一句,却心生些许好感。暗嘲自己过后又与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讨了道义是非,不知怎地解了婚约。能自定婚姻,去寻那来日佳人,心中自然舒畅痛快。可...不知怎地却还有一丝悔意。此行终,不曾提及婚约一事。目光却不自知停留于那女子身上。

听闻,她名唤为江厌离。好一个厌离,感到喉间成型气音翻滚而出,至于唇舌竟不可置信忽而柔软下来,叫人心生暖流。不由得多唤几声,与同她清秀貌容牢记于心底。

那便仅是少时记忆。

评论(1)

热度(23)